中国“超级央行”监管模式呼之欲出 [原创 2018/4/3 8:45:00]   
字号:

中国“超级央行”监管模式呼之欲出

易宪容

可以说,今年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改革不仅在组织结构上有很大调整,更重要的是金融监管机构的功能及分工上有很大调整。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的设立、银监会和保监会的合并、把宏观审慎政策及法规法律制定划归给央行等,这些改革动作都非常得大,它对未来中国金融业的影响可能也会非常大。

当然,这次最大调整可能还是人事上的安排。这次人事安排的特殊性不仅在于留美学者易纲出任央行的行长,而且还在于326日央行宣布中国银行保险监管委员会主席郭树清为人行党委书记,副行长。有人认为,这是中国式的“央行超级监管”模式。因为,这不仅在于国内央行业务主事人更为专业,更能与世界各国央行行长资历与背景接轨。同时,重要的是郭树清的职务任命。

因为,郭树清的任命对中国金融监管模式变革之影响将会逐渐地显示出来。有分析认为,当前这种中国式的人行管理模式,打破了以往的人事安排的惯例,目的就在于打破人民银行与银监会长期以来不合拍,在新的市场条件下,理顺人民银行与银行保险监管之间,加强货币政策与银行行为协调,以维护金融稳定,及守住中国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但这种分析只是看到表面,两者协调并非最主要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中国“央行超级监管”模式可能会由此而引发。

因为,就目前中国的国家组织来看,党委书记都是各个组织中的一把手,他对所任命的组织一些重大决策要起决定性的作用。比如省委书记,是一个省的一把手。一个大学的党委书记是一个大学的一把手等。所以,郭树清任命为央行的党委书记,对外是易纲排名在前,但央行的内部,郭树清对重大决策上会有更多的发言权。所以,从郭树清任职的央行党委书记及银监保监会主席的职务来看,其实也是1993年朱镕基兼任央行行长的职责范围,只不过目前央行和银监保监会规模更大,涉及的业务更多而已。可以说,中央政府基本上明确,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来说,如果把控好了国内银行业及保险业的风险,那么要保证中国金融体系稳定,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也就不会有多少问题了。因为,无论是整个社会融资比重、金融资产所持有的比重等方面来看,中国银行业再加保险业两者加起来占有中国金融体系中的绝对比重。

那么,当前中国金融体系的主要风险在哪里?这不仅在于国内金融市场乱象丛生,金融市场隐患随处可见。比如,银行不良资产反弹压力较大,相当多的金融机构内控机制不健全,影子银行存量依然较高,违法违规金融行为时有发生,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问题严重等,由此构成的“灰犀牛”和“黑天鹅”将威胁着国内金融体系的稳定。更重要的是信用过度扩张的理念在央行主事人的决策中仍然是主流意见。

我们可以看到,从2008年底开始,国内金融市场就完成走上了快速的信用过度扩张之路。2009年,如果不是当时的银监会刘明康主席机智出台了关于银行风险监管的“三个办法一个指引”,当时国内金融市场信用过度扩张还不知道会发展到如何疯狂,或许按照当时央行的政策早就引发了国内金融危机。从2009年开始,国内两次房地产市场价格上涨疯狂及金融市场的乱象丛生,很大程度上都与央行的信用过度扩张的货币政策有关,也与后来的银监会主事人不作为有关。从这几年的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的货币供应量(或M2)由2008年底47万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68万亿元,十年增长近4倍。而且这种格局并没有由于2017年央行主张实行的稳健货币政策有所改变。因为,今年1-2月份的信贷增长及社会融资规模增长仍然在2017年大基数的基础上快速增长。可以说,2009年以来的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所导致的宽松程度与美联储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比如,国内央行从20126月起,连续8次降息,一年期存款利率(这是国内央行基准利率,与美联储的基准利率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美联储的基准利率是货币市场隔夜拆借利率)由3.50厘下降到1.50厘,一年期贷款利率由6.31厘下降4.35厘,并从2015年以来,这种多年来的最低利率已经维持到现在有近三年了。近几年国内央行货币政策价格工具基本上不使用,市场流动性的调整更多的是采取公开市场操作工具数量型的工具。但美联储从2015年开始在让货币政策正常化,其基准利率已经上调5次以上。

也就是说,之所以说当前国内央行的货币政策比美联储量化宽松还要宽松,并在历年来最低的存贷款利率水平上维持了三年以上。也正是这三年,国内银行信贷一直在创历史记录的增长,通过这种信用过度扩张让国内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一次又一次价格疯狂。而且由于央行货币政策的信用过度扩张,国内房地产这种房价上涨也由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全面地向三四城市广泛的漫延。可以说,这是郭树清上任央行党委书记之后将要面临的最大问题。

也正是2009年以来国内央行货币政策这种信用过度扩张的取态,近年来,国内政府、企业、家庭如何过度使用现有的金融体系成了一种常态,成了这些人保证经济增长及财富增长的工具。所以,十九大报告基本上要求国内金融市场转向,即由以往强调金融创新及金融过度扩张转向为防范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而这种转向并非仅是金融监管加强,并非仅是制定宏观审慎政策来防范金融风险,及并非只是对银行业及保险业的金融乱象的治理整顿,而是在货币政策的观念上如何来调整现在的政策取向。正如郭树清最近在银行保险业工作会议上指出的那样,今年银行业、保险业重点加强的三大领域的工作,包括: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更好支持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深化银行保险体系改革开放。

而调整当前国内央行货币政策取向,只有站在“超级央行”的角度才能够做到,而这不是仅从央行及银行保险业两者协调角度是无法完成这个任务的。也正是在这意义上,要真正防范国内金融体系风险,现实也需求“超级央行”这个角色。所以,从郭树清任职、能力、魄力等角度来看,国内“超级央行”已经呼之欲出。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